再生聚丙烯行業發展遇瓶頸如何破重圍
來源: | 作者:pmob29b5f | 發布時間: 2019-03-22 | 437 次瀏覽 | 分享到:
再生聚丙烯行業經過近30年的發展,發展瓶頸凸顯。2016年再生聚丙烯整體運行偏弱...

再生聚丙烯行業經過近30年的發展,發展瓶頸凸顯。2016年再生聚丙烯整體運行偏弱,在下游剛需拖累下相關運行指標長期處在偏低水平。此格局導致上下游資金周轉不暢,從而進一步加劇業者操盤難度,導致部分業者長期處于低負荷開工維持工人狀態。本文將具體闡述一下再生聚丙烯行業發展現狀。

  進口監管力度從嚴 環保整頓如影隨形

  近幾年,再生塑料行業一直彌漫著環保整頓的氣氛,自2013年之后,伴隨監管力度的逐漸加大,對行業的影響也是不言而喻??v觀2016年環保整頓行動屢出不窮。宿遷市場有近7000經營戶,從業人員近10萬人,1月11日,宿遷市出臺《全市廢舊物資回收加工綜合整治工作方案》,4月底前已完成拆除設備、拆除違章建筑、清理違法用地等工作,從根本上解除后患。5月28日,萊州迎來了“史上最嚴”的環保整頓行動。環保勢如破竹,甚至納稅百強企業也未能幸免。環保嚴查正在無時無刻發生,業者心態備受煎熬,觀望濃厚,多數降低開工以應對。環保整頓對再生塑料行業的影響不容小覷,在這清淡的行情中,無疑是雪上加霜,而全國各地關于環保整頓的風聲仍在蔓延。

  2016年再生市場的環保整頓浪潮洶涌,山東、河北、浙江、甚至河南幾個重要的廢塑料市場被整頓鬧得雞犬不寧,一大批加工作坊被迫關停,業者失去營生門路。據統計顯示,2016年整頓嚴厲的市場停工率100%,停工時間長達數月之久。

  其中,以廢塑料加工聞名的保定、慈溪受打壓最嚴重,市場元氣大傷。全市集中生產區域90%廢塑料廠家基本停產,僅小部分散戶和大型規模有環保證和污水處理設備的企業可生產產品。同時局部市場監管廢氣污染,需安裝廢棄處理設備。

  回收體系無序 集中地被打散

  目前,全國再生聚丙烯企業大多數為小型企業甚至家庭作坊。我國再生聚丙烯行業存在企業數量眾多,單個企業平均規模較小,市場集中度較低的特征,不利于再生資源的規?;图s化的利用。而如今幾個較大規模的集中市場也慘遭整頓,像江蘇、萊州地區遭遇了重大洗盤,江蘇宿遷耿車市場直接被打散;萊州市場歷經6個月環保整頓后,正在逐步開啟中。

  目前我國國產廢塑料回收率仍在低位,回收方式主要依靠小商小販以走家串戶的方式進行。首先,貨源質量難以統一,數量亦不穩定。其次,作為塑料制品消費大國,我國對進口聚乙烯廢塑料的依存度依舊保持在30%以上,且不正當的競爭導致進口廢塑料均價一路高升,加工企業利潤受壓。

  從加工領域來看,再生聚乙烯加工企業大部分分布于村落及城鄉交界地區,行業集中度不高,導致污水處理等相關設備體系不健全,行業呈現無序化發展。

  同時,由于小規模再生聚丙烯生產企業在環保方面的投入和技術水平有限,生產過程經常存在環保不達標的情況,對環境保護帶來了較大壓力。卓創認為,后期伴隨著人工成本、運輸成本以及加工成本的不斷提高下,在市場競爭的激烈演變下,市場集中度將會繼續緩慢降低。而園區化的推進,將是緩解此種現象的辦法之一。預計未來我國會有大量的不符合條件的小型再生聚丙烯生產企業退出市場,市場的集中度會逐步提高。

  市場競爭加劇 單產品困境凸顯

  隨著市場競爭加劇,以及國家保護政策的出臺,再生聚丙烯各產品困境更加明顯。

  白透聚丙優質顆粒,這個最具代表性的產品,之前由于其性能與新料相近,且價格比新料低,對新料有一定的替代性;就在今年,情況發生了逆轉,新料價格一降再降,白透聚丙優質顆粒被迫跟跌,兩者價差不斷縮小,有之前的1300元/噸縮至100元/噸,甚至有些地區出現倒掛局面,導致再生聚丙白透顆粒出貨嚴重受阻,回料廠家紛紛停止白透聚丙優質顆粒的生產,下游制品廠家轉而選擇新料,白透聚丙優質顆粒的發展方向也令人堪憂。電瓶殼等產品,因為含鉛等原因,在二次加工中污染較大,加之近幾年政府相關部門嚴查環保,因此市場逐步減少對其加工及生產量。洗衣機等產品則受家電拆解影響較大,部分產品直接回流至廠家,部分產品則在家電拆解重點市場的召喚下逐步靠攏。比如山東市場以臨沂和萊州為主,但是由于臨沂市場除廢塑料加工外還聚集有大量廢金屬從業人員,從數量和價格上來看,由萊州轉向臨沂城垛業者的首要選擇。而噸包等產品表現則較為膠著。從產品質量方面考慮,國產噸包由于含有較多母料,因此市場更加青睞進口貨源。然而噸包作為一種化學原料的包裝品,海關對其通關檢查更加嚴格。伴隨運輸成本、清關成本的迅速攀升,進口噸包的價格一路走高。然而國內低迷的需求對高價貨源存有明顯的抵制情緒,市場交易愈加冷清。以萊州為例,近幾年噸包造粒市場景氣度欠佳,從事噸包造粒的廠家較前期減少了50%-80%。而我們認為,在廢塑料行業變革的階段,進口市場和國內市場尚需很長時間方能協調。

  政策清晰度不夠 管理方式欠靈活

  當前國內關于廢舊資源的政策法規并不少,但各行業細化度與靈活度不高,并且當行業一旦出現問題時,解決方案往往是“一刀切”。作為循環經濟的重要產業,事實上目前再生聚乙烯行業在某種程度上處于“政策失靈”和“市場失靈”的中間地帶,不能得到支持,反而成了環保嚴打對象,某些政策和實際生產其實有漸行漸遠的趨勢。

4日本私人vps生活大片